有不會背的GRE單字嗎?照過來!我教你!

Graduate Record Examination
任何GRE的問題以及考試經驗分享,都可來這討論分享

Re: 有不會背的GRE單字嗎?照過來!我教你!

文章spank » 2020-01-16 01:49

疑因挪用公司資產遭起訴的前日產集團執行長Carlos Ghosn趁跨年前夕,

棄天價保釋金潛逃到黎巴嫰,

國際刑警組織已發出紅色通緝令,但因日本和黎巴嫰並無引渡協議
(Japan and Lebanon have no extradition treaty)讓此事更加棘手。

extradition (n.引渡)=字首ex-(表out)+字首tra-(=trans-表over)+字根-dit-(表give)+名詞字尾-ion,

把人從一國交出去到另一國手上,就是extradition引渡。

tradition傳統、traverse橫越,都有字首tra-=trans-表over
spank
黃金會員
黃金會員
 
文章: 1405
註冊時間: 2006-06-17 01:28

Re: 有不會背的GRE單字嗎?照過來!我教你!

文章spank » 2020-01-16 01:52

帛琉2019年一月一日起實施法令禁止使用含有對珊瑚礁有害成分的防曬乳液,

違者罰一千美元(約台幣三萬元),是全球第一個立法禁用部分防曬產品的國家。

(Palau is the first country to ban “reef-toxic” sunscreens.)

toxic(adj.有毒的)源自希臘字根-tox-(表毒或弓箭),最早指毒箭上的毒,後轉變為有毒的意思。“reef-toxic”指「對珊瑚礁有毒的」。

toxin毒素、detox戒毒癮,都有字根-tox-表“毒”
spank
黃金會員
黃金會員
 
文章: 1405
註冊時間: 2006-06-17 01:28

Re: 有不會背的GRE單字嗎?照過來!我教你!

文章spank » 2020-01-16 01:54

美國德州有位7個月大寶寶當選榮譽市長,他的政見就是”讓美國再次善良

”(chubby baby became honorary mayor of his Texas community...with a sweet slogan: "Make America Kind Again.")

honorary (adj.榮譽的,名譽的)=honor (n.名譽)+形容詞字尾-ary(和..有關的),

和名譽有關的就是榮譽的、名譽的、做為一種殊榮的,像榮譽博士頭銜就是honorary doctorate、

榮譽主席honorary president。

primary主要的、elementary基本的,字尾-ary都表”和...有關的
spank
黃金會員
黃金會員
 
文章: 1405
註冊時間: 2006-06-17 01:28

Re: 有不會背的GRE單字嗎?照過來!我教你!

文章spank » 2020-02-26 21:07

王文華/那些毫髮未傷的蛋
2020-02-20 23:35 聯合報 / 王文華
亞馬遜推Prime會員,年費美金119元,培養會員的忠誠度。 (路透)

不管是國家、企業,或個人,「策略」和「執行」這兩件事要同時做好很難。策略好而執行不好,都是空談。而執行好但策略不好,瞎忙一場。

亞馬遜公布去年第四季財報,淨利成長百分之十。消息傳出後股價大漲,市值破兆元美金。

這次財報中最亮眼數字,是「Prime會員數」激增到一億五千萬人。

「會員制」是亞馬遜的策略。不管買不買東西,會員每年要繳一一九塊美金會費。這筆錢帶來持續穩定營收,緩解電子商務起伏的財務衝擊。

但如何讓消費者甘願掏出一一九塊?亞馬遜提供包山包海的優惠:購物免運費、免費享受線上電影、音樂、圖書...等等。

會員制缺點是消費者忠誠度不高,訂了一年發現很少用就取消。為了讓會員戒不掉,亞馬遜不斷增加產品項目,以及優惠條件,網羅消費者生活的每個領域。

一般人生活中最重要的消費,是食物。亞馬遜在二○一七年買下全美連鎖的「全食超市」。會員在超市購物可以打折,網路上買食物免運費。

我趁在美國旅行時,體驗在亞馬遜網站買食物,感受到它的執行力。所謂執行,是主管能規畫實踐策略必須做到的大小事,而執行者能把這些事做得細膩徹底。

我在線上訂了六十美元的各式食材,預約第二天傍晚送到住處。下單時系統提醒我,明天早上十一點之前,都還可以再加品項。真是賺錢要賺到最後一分鐘!後來果然我想到其他要買的東西,又多花了廿塊。

送貨員準時到達,還幫我把物品送到四樓門口。七大紙袋,有邏輯地分裝:蔬菜一袋、水果一袋、餅乾等乾貨一袋、蛋一袋、牛奶一袋、冷凍鮭魚一袋。冷凍鮭魚用保冷袋和冰塊包裝,牛奶旁放一瓶凍結的礦泉水,蛋在原本的瓦楞紙盒外,再加一個合身的硬紙板盒。至於保冷袋和礦泉水,全送給消費者。

我自己上超市買菜,都不會分類、包裝地這麼仔細!

這樣的服務,要多少錢?亞馬遜會員免費!它建議你給送貨員五塊美金小費,但你不給也沒有關係。

這樣的服務,讓時間到時,我們還是乖乖交出一一九塊美金會費!

但亞馬遜不是一味砸錢拚市占。我注意到低利潤的商品,如冷凍毛豆,線上買不到。賺頭太少,不值得付出這人力成本。

亞馬遜能成為美金兆元企業,是因為它一次又一次成功的策略,包括搶先提供企業雲端運算的服務。這跟它起家的消費者電子商務有什麼關係?沒有。但亞馬遜切入這塊市場,持續地、包括上一季,從中創造高毛利。

不管是個人、公司,或國家,策略人人會說,但決勝在於誰能精準地執行。亞馬遜的成功,不只在遙不可及的「雲端」,也在那一盒舟車勞頓送到消費者手中,卻毫髮未傷的蛋。

(作者是作家,網路媒體《創新拿鐵》創辦人)
spank
黃金會員
黃金會員
 
文章: 1405
註冊時間: 2006-06-17 01:28

Re: 有不會背的GRE單字嗎?照過來!我教你!

文章spank » 2020-03-27 14:09

I am always doing that which I cannot do,
in order that I may learn how to do it.”------畢卡索

把這的話當作你人生中的座右銘!
你有什麼不會的事,不要怕,就跳進去邊做邊學。
不做,就永遠學不會。
而你不會的事情...做過就會啦!

我喜歡碰到我不會做的事,
碰到我不會做的事永遠會讓我振奮!
因為這表示我又能夠成長,自我突破。
spank
黃金會員
黃金會員
 
文章: 1405
註冊時間: 2006-06-17 01:28

Re: 有不會背的GRE單字嗎?照過來!我教你!

文章spank » 2020-03-27 14:16

下文出自 王云菲 Rene Faye Wang的臉書。
-------------------------------------------------------
你聽說過Vision Board 願景板嗎?
你知道它的無窮威力嗎?

這裡分享我對Vision Board 願景板的一些建議,幫你做一個 2020 最棒的願景板!
Vision Board 願景板基本上是把你所想要的東西圖樣化,你找到代表你想要的東西的圖案,剪下來貼在一張海報紙上。然後貼在你每天看得到的地方。

我很愛Vision Board 願景板,很多年前開始用。我好多朋友都做自己的願景板。
一個朋友是很成功的創業家,才三十出頭就資產幾千萬美金,上過 GQ 封面,過著很健康、快樂的人生。他對 Vision Board 願景板這件事也是深信不疑。

他覺得他能擁有今天成功 (他對成功的定義不光是物質,而是他對世界的貢獻、以及人生中工作與快樂的平衡),很大的因素是因為他的 Vision Board 願景板。
為什麼Vision Board 願景板這麼棒?
因為...
Vision Board 願景板幫助你認清你的目標。

Vision Board 願景板在人生中的高低起伏裡,可以幫你保持清晰的頭腦、極度的注意力和毅力,幫你撐過低潮時期或挫折。
它是大風暴中的北極星,幫你維持你的方向,掌舵的毅力。

Vision Board 願景板幫你將注意力保持在你目的上
(Keeps your attention on your intentions)。

這世界上所有的東西都發生兩次:第一次發生在人的大腦裡、第二次發生在現實中。
所有的夢想,都是先在大腦裡形成、之後才能在現實中形成。Vision Board 願景板幫助你的夢想第一次在大腦裡發生時,創造一個更清晰、具體的經驗。

加強你大腦裡的體驗、把它變成燃料促成你的行動讓你將夢想實現。

我把我的 Vision Board 掃瞄後再印出來備份。把一張貼在我的 Home Office 辦公室,另一張貼在我的 Meditation Vision Room 冥想/願景室。這也是我每天早上的 Morning Ritual 很重要的一環 (過幾天再分享我的 Morning Ritual)。

這是我的一些Vision Board 願景板的 tips:
1. 盡可能精準、具體
你想賺大錢?具體的數字是什麼?
夢想的家?具體的樣子是什麼?在哪裡?
The Secret 影片裡有名的故事講 John Assaraf 把他夢想的家貼到他的願景板上,好幾年之後,他都忘了這件事,2000年有一天在他搬家後打開箱子時,看到了他舊的願景板,上面的夢想之家正是他剛搬進去的新家!
(這裡是他談這個的影片: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xTf4ejMpXAQ )
所以精準、具體是很重要的。
要多具體?
比如我的投資組合中,除了基本的購物中心和辦公大樓,還想要買一兩個歐洲的城堡,也找到了具體的圖片把它放上去了。
我也明確寫出我未來的 investment portfolio 資產的總額的具體數目。
希望將來在溫哥華、好萊塢山莊、巴黎各有一個家。我各找了代表性的圖。
幾年前我只是找一個含糊的巴黎公寓的照片,但這一次我註明在巴黎的家是在第八區 8th arrondisement (幾個月前我到巴黎,也是刻意找第八區的旅館,讓我創造住在那裡的感覺)。
一年年過去,你對未來的願景應會越來越清晰明確。

2. 放縱你的野心
實現夢想,就像在黑暗中爬樓梯。
第一步踏出去後,其它的階梯會慢慢成形。
你或許看不到整個樓梯長什麼樣子,
但踏出去第一步是最重要的。

3. 找圖案時,找能激發、點燃你的熱情的圖案
如果這個圖案你看著沒什麼太大的感覺,你以後看時也不會有太大的感覺。
你看得時候,圖案必須讓你興奮—這個興奮的感覺就是刺激你行動和動力的燃料。

4. 讓這個過程好玩!
我開了一個Vision Board 願景板 dance party!
音樂、雷射光機器、跳舞!
照片中看不太出來,可是雷射機器把整個房間點燃、充滿各種顏色,讓整個過程很好玩。我的身體記憶會將Vision Board 願景板跟這個快樂的感覺做連結,以後我每次看到它,我的身體都會記得這個正向感覺。

5. 在網路上找圖片
傳統的做法大部份的人是拿一疊雜誌來剪下圖片。
可是為什麼什麼要把你的夢想限制於幾本雜誌?
為什麼不在全世界裡找圖片?

6. 保持人生裡的平衡,不要光找物質的東西。
我不想要我的Vision Board 願景板只有物質。這也是為什麼我不想用雜誌,因為雜誌畢竟是商業的、圖案也以商業性質居多,少有心靈層面的。我最後用的一些圖片甚至是藝術作品。
我的Vision Board 願景板上分成幾大類,
有具體物質的:資產和投資組合總額、夢想的家、玩具(車、重機、飛機等)、事業
也有非物質的:健康、心靈成長、感情、性、幸福快樂、娛樂、旅遊、慈善事業、對世界的貢獻
圖案來說,可以找有象徵意味的圖片。
也可以用字來象徵,比如我貼了 Equanimity (心靈平靜)、inspire (啟發別人)、focus....
我不但包括我想要得到的,也包括我想要回饋、給予給世界的。

7. 給你自己空間在這個製造過程中得到新的靈感
做到一半時,我突然想加個博士學位。我一直都知道等年紀大了退休後,我要讀一兩個博士,但從來沒想到要放在我的Vision Board 願景板上。
當你享受這個 fun 的過程時,
你讓繆思有空間來給你新的靈感。
這是一些我的 Vision Board 願景板上面的圖案。
你也來做一個吧!你的 Vision Board 願景板 上面想加什麼呢?
歡迎分享!
spank
黃金會員
黃金會員
 
文章: 1405
註冊時間: 2006-06-17 01:28

Re: 有不會背的GRE單字嗎?照過來!我教你!

文章spank » 2020-03-27 14:27

以下這篇紐約時報上的文章,提到了vision board,頗有新意,值得一看!

0:00 / 10:02
紐時賞析/睡眠障礙和工作過勞 職場導入身心靈安適課程

2020-03-26 15:42 聯合報 / 紐時賞析
紐約時報


Breathe Deeply : Workplaces Embrace Wellness

深呼吸:職場導入身心靈安適課程

On a rainy Thursday afternoon, in a plush pink conference room in Manhattan, a group of colleagues formed a meditation circle. As they sat in their own silence, sirens and traffic wailed below. “Bathe in the joy of truly loving yourself,” a former Tibetan Buddhist monk advised them.

一個下雨的周四午後,在曼哈頓一間體面而舒適的粉紅色會議室,一群同事圍成圈打坐。他們各自靜坐,警笛聲和車流聲在樓下嗡嗡作亮。「沉浸在真正愛你自己的喜悅中。」一名前西藏僧侶提醒他們。

Over the course of an hour, the participants — co-workers at WayUp, a company that matches employers with recent college graduates and students — were guided through deep breaths, spoke to one another about “flow” and “powerful creative states,” and completed a self-hypnosis exercise.

在一個小時的過程中,參加者--媒合雇主和甫畢業大學生與在校生的WayUp公司的員工,在引導之下做了深呼吸,討論了「心流」和「有力的創造狀態」,並且完成了自我催眠練習。

They bonded over their challenges with sleep and overworking. At the end of the session, one employee mentioned his chest feeling less tight; another described a pinch in her back dissipating.

他們同心一意面對睡眠障礙和工作過勞帶來的挑戰,在課程的尾聲,一名員工提到胸口感覺沒那麼悶了,另一人則說背部的擰痛感消失了。

“That was awesome,” said Brandon Santulli, the office manager at WayUp. It was his first time meditating. “I feel very energized now,” he said, “and that’s not usually how I feel until I get another cup of cold brew.”

「這太棒了。」WayUp行政主管布蘭登.桑都利說。這是他第一次打坐,「我現在覺得活力充沛。」他說,「通常要到我再喝一杯冰釀咖啡後才會有這種感覺。」

As companies have stressed the importance of work-life balance and mental health, and a younger, more open-minded workforce has joined their ranks, wellness initiatives have ramped up nationwide.

隨著企業界強調工作與生活的平衡及心理健康的重要性,一批年輕、想法更開放的勞動力也加入他們的行列,身心靈安適計畫在全美各地已更受重視。

These optional activities, often scheduled during company hours, include basic meditation and yoga, as well as vision-boarding (creating a collage, essentially), energy consulting, sound baths and hypnotherapy. They are meant to be restorative and instructive, without veering too didactic. And they’re not peculiar to millennial-led startups: Multinational corporations, restaurant owners and federal government agencies are among the employers calling for more wellness in the workplace.

這些自願性的活動通常安排在上班時間,包括基礎打坐和瑜伽,以及夢想願景(基本上就是製作拼貼圖),活動力諮詢,聲音靈浴和催眠療法。它們旨在修復與啟發,而不流於過度說教。而且它們並不專屬於千禧世代領軍的新創企業:跨國公司,餐廳老闆和聯邦政府官署,也都在呼籲為職場注入更多身心靈安適感的雇主之列。

“No one wants to sit down for an hour and be lectured about stress management,” said Cassandra Bianco, the founder of Wellbeings, a network of corporate wellness consultants who, in addition to leading the meditation workshop at WayUp, have performed cacao ceremonies for Spotify and hosted an intuitive eating course at the Wing, a co-working space and social club for women. “They want to sit for an hour and feel de-stressed.”

「沒有人想要坐著聽一小時關於壓力管理的演講。」Wellbeings創辦人卡珊德拉.畢昂可這麼說。Wellbeings是個由企業安適問題顧問構成的網絡,他們除了在WayUp帶領打坐課程外,也曾為Spotify舉辦可可儀式,在為女性提供共享工作空間及社交俱樂部的Wing開過一堂直覺飲食課。「他們想要坐下來一小時並擺脫壓力。」

The ultimate purpose is to encourage a corporate culture that takes a more holistic approach to employee well-being and embraces imperfection in the daily grind.

“I’ve seen firsthand what five deep belly breaths before a meeting can do,” Bianco said.

其最終目的是促成以更全人方式觀照員工安適感,並且接受日常單調工作中的不完美的企業文化。

「我親眼見過,在一場會議前做五個腹式深呼吸可以產生的可觀效用。」畢昂可說。
spank
黃金會員
黃金會員
 
文章: 1405
註冊時間: 2006-06-17 01:28

Re: 有不會背的GRE單字嗎?照過來!我教你!

文章spank » 2020-04-07 08:29

女性成長】藍雲/聽自己鼓聲 2020-04-07

三年半前,年近半百之際離婚,我終日坐困愁城,哀憐自己終究只是別人家牆上的蚊子血、衣服上沾的飯黏子,受困在自我否定、悲怨交集、對未來惶惑不安的情緒困擾裡,身心俱疲,卻不知如何掙脫。

九個月後,媽媽因輸血意外驟然離世,生命的無常好似醍醐灌頂,守靈陪伴最後一程裡,回看我們母女的人生,不由感嘆:為了成就自認的美好愛情,原來犧牲的是數不清的自我。最後,媽媽以死亡自血淚交織的婚姻中解脫,火化後只剩一罈灰。而我在踉蹌中徘徊,猶如傻瓜。終於在眼淚中醒悟,該向過去告別,轉身前行,當成新起點。

於是從心中隱約的感受開始,我想要「聽自己鼓聲行進(March to your own drummer.)」。這句話出自美國作家梭羅的《湖濱散記》,他說不想在去見造物主之前發現自己從來沒活過,所以選擇在湖邊蓋一棟木屋,與鳥唱歌、與天鵝嬉鬧、與魚群共舞、與春風蕩漾。在大學時初次讀到,很是羨慕他的灑脫與描繪的美好;三十年後再讀,「多半世人在聽見自己內在的鼓聲時,時常裝聽不到,忽略更真實的自我,物化自我形象,到最後,追尋的只剩下社會給予的掌聲。」走過滄桑,這段話更讓我警醒,因為自己正是「多半世人」之一。

聽鼓聲行進,首先領受到單身的純粹。以往為人妻媳,有嚴重的年節症候群,恢單後不必再打理家族聚會的吃食與交際,也能自由地展開學習、充實自我,身心自在放鬆。雖然路途上不免風雨泥濘,但身邊有親友同事的愛護支持,這些往昔被我忽略的人們,像是隱形的翅膀,讓我有勇氣盡情飛翔。

作家張愛玲曾以「紅玫瑰、白玫瑰」形容女子在婚姻中的處境,男子娶了紅玫瑰,久而久之,紅的變成牆上的一抹蚊子血,白的還是床前明月光;娶了白玫瑰,白的便是衣服上沾的一粒飯黏子,紅的卻是心口上一顆硃砂痣。回想在蹣跚步出婚姻圍城之初,曾以蚊子血、飯黏子自憐,現在知道不必把愛寄託在別人身上,可選擇好好愛自己,不論紅白,都為自己綻放。也能感恩在圍城中的點滴過往,面對接受並處理在信任、謊言、過度感情寄託等課題上的不足後,年過半百的單身,多了幾分從容,遠離「理想伴侶」的陷阱,「我單身,一切自己做主」,現在能如是想。

對於敢聽從自己鼓聲的人,梭羅肯定,其「將要越過一條看不見的界線,會拿到許可證,生活在更高級的秩序中」。與媽媽告別後的這兩年多來,鼓聲帶著腳步,真實感受自己的確越過了無法言喻的界線,拿到簡樸、獨立、寬宏和勇氣等許可證,相信可以通往全世界,在春風蕩漾、夏蔭怡養、秋日哼唱、冬雨徜徉

註:
march ----to =根據---的節拍前進
to march in time to the music 踏著音樂節拍齊步走
spank
黃金會員
黃金會員
 
文章: 1405
註冊時間: 2006-06-17 01:28

Re: 有不會背的GRE單字嗎?照過來!我教你!

文章spank » 2020-04-10 10:59

【美味記憶】李馥/顛不棱的好食刻

2020-04-09 06:00 李馥


最近收到朋友親手包的水餃,讓我在新的一年,真是像收到元寶一樣開心。朋友的母親開餃子店,她們家的水餃總讓「愛餡」的我想豎起大拇指一連按好幾個讚,因為餡料有豬肉加茴香,也有魚肉水餃,更有櫻花蝦水餃......每每讓我驚豔。

我從年輕時就很難抗拒各種餃類,因此學生時代就有個綽號叫水餃,有一度,我的英文名字還取為Dumpling。大學畢業後,某次讀到清代散文家袁枚的《隨園食單》,他在書裡提到:「顛不棱即肉餃也。」我看了不禁會心一笑,原來在清代,袁枚就已經將Dumpling翻譯成「顛不棱」了。

喜歡顛不棱的翻譯,有一種童心的感覺。而我與水餃的緣起,是因為讀書時幾個同窗送我一個毛絨絨的大水餃玩偶,伴我度過青澀歲月。那段住校的日子,只有偶爾放假回家才能吃到媽媽親手包的韭黃水餃,皮薄餡多,極為美味;學生時代零用錢不多,外面一顆兩元或三元的水餃總是有一種少了一、二味的空虛感。

進入社會後,我習慣用吃來紓解工作壓力,自力更生後有餘力犒賞自己,有幾家常去的餃子館也幫我串起「美好食刻」。一般餃子店少見韭黃水餃,我多是點最常見的韭菜豬肉水餃。我喜歡韭菜多纖維的口感,民間稱之為「洗腸草」,也稱為「二月的皇帝菜」,韭菜水餃除了給我味蕾及心靈上的滿足,亦沾上一點思念母親手藝的邊。

後來,又在某家餃子店吃到五色水餃,紅、黑、黃、橙、青色的水餃,令人聯想到中醫裡五色食物的養生之道。雖然色彩並非精確的五行與五色之論,但看到五彩繽紛的水餃,確實會眼睛一亮。

最近,朋友送我的豬肉茴香水餃最令人回味,茴香那種撲鼻而來的濃郁氣味,不禁又讓我想起母親。有那麼一陣子心緒較為脆弱,但吃下朋友包的餃子,這些顛不棱如同天然藥方,撫慰了我的身心。
spank
黃金會員
黃金會員
 
文章: 1405
註冊時間: 2006-06-17 01:28

Re: 有不會背的GRE單字嗎?照過來!我教你!

文章spank » 2020-04-17 14:41

We fell asleep in one world, and woke up in another.
一夜之間,世界變了。

Suddenly Disney is out of magic, Paris is no longer romantic, New York doesn't stand up anymore, the Chinese wall is no longer a fortress, and Mecca is empty.
突然,迪士尼不再神奇,巴黎不再浪漫,纽約不再燦爛,長城無法防禦病毒,麥加已成空城。

Hugs & kisses suddenly become weapons, and not visiting parents & friends becomes an act of love.
擁抱和親吻成為危害的武器,不探望父母和朋友反而是愛的關懐。

Suddenly you realise that power, beauty & money are worthless, and can't get you the oxygen you're fighting for.
突然你體會了權力,美貌和金錢從來都是一文不值,它們都無法提供氧氣讓你呼吸生存。

The world continues its life and it is beautiful. It only puts humans in cages. I think it's sending us a message:
當人類被關在籠内,地球持續美好,所以,給我們的教訓是:

"You are not necessary. The air, earth, water and sky without you are fine. When you come back, remember that you are my guests. Not my masters."
人類毫不重要,空氣,土壤,天空和流水没有你們依然美好。所以當你們走出籠子的時候,請記得你們是地球的客人,不是主人。
(文章來源: 網路)
spank
黃金會員
黃金會員
 
文章: 1405
註冊時間: 2006-06-17 01:28

Re: 有不會背的GRE單字嗎?照過來!我教你!

文章spank » 2020-04-21 15:49

洪惠風/盛裝病人教我的Carpe diem
2020-03-22

七十幾歲的病人步入了診間,我抬頭打個招呼,卻發現這個看了很多年的老病人,今天的穿著打扮跟平常完全不一樣,他穿著白色漿燙過的襯衫,脖子上打了個漂亮的領結,銀色閃亮的燕尾服外套,搭上線條筆挺的西裝褲,腳上配著無塵潔白的鞋子,像是個打扮整齊,準備要上台的藝人。
我壓下了驚訝的表情,故作鎮定,等到病人要離開時,才假裝不在意,輕描淡寫的問道:「等下要唱歌嗎?」

「沒有,剛剛也有人問我是不是要上台,啊就沒有啊。」

「那今天怎麼穿得那麼『帕哩帕哩』,那麼英俊。」

病人聳聳肩,對我笑了笑。

「也沒什麼,只不過就是想穿得好一點而已。」

我目送他出門,覺得有點好笑。回家後他鮮明的影像在腦海揮之不去,慢慢地發酵沉澱,逐漸的我越來越笑不出來,變得嚴肅了起來。

中世紀黑死病蔓延時,歐洲人口少了1/3,像義大利西恩納那些地方,百分之九十的人都沒能活下來,也就是說一個50人的班級,會只剩下5個人還能生存。所有人都在玩命運大樂透,沒人知道誰能活到明天。史料記著「疾病引起的壞死及惡臭如影隨形,蔓延到每一個國度、每一座城市、每一個家庭......這種死亡無處可逃,從窗戶中爬進人們的家裡......」當城市的墓園不敷使用時,就開萬人塚,或是把屍體隨意的拋入河中。醫學史家說「在這個時代統治歐洲的,是恐懼。」還說在這個時代「不管失去了什麼,都沒有人哭泣,因為幾乎所有的人都在等死,人們傳說而且相信,這就是世界末日。」

明末闖王李自成攻打北京時,城內正鬧著鼠疫,還沒開戰,守城的軍隊就死了大半,最後還派了三、四千名太監上城牆充數。李自成不到三天的時間就攻下了北京,崇禎上吊,但闖王的軍隊在這個時間進城,就像今天進入武漢一樣,戰力迅速衰退,很快就被衝冠一怒為紅顏的吳三桂跟多爾袞大軍所敗,從此節節敗退,退出了歷史的舞臺。

至於台灣,早年疫病盛行,在台北士林就有個魔神仔溝,是瘟疫傷病來襲時,遺體沒有好好下葬的地方。日軍在甲午戰爭後攻台之役,雖然僅僅戰死一百多人,卻病死了四千六百多人,直到殖民政府引進現代醫學後,狀況才好轉。

疫病盛行時,人們沒有明天,卡繆《鼠疫》書中說,瘟疫時「習慣於絕望,比絕望本身更慘」、「到了瘟疫的第二階段,他們連記憶都消失了」、「如今,可以看見他們在街角、咖啡館或朋友家中,平平靜靜、心不在焉、眼神倦怠......失去記憶、失去希望的他們,只活在當下。」

瘟疫來臨時,人的想法跟作法都會跟平常不同,會說Carpe diem(活在當下),也會說 Memento mori(勿忘你終有一死),但怎樣才能Carpe diem活在當下?自古就不是個簡單的議題。是要像伊比鳩魯說的「人生的關鍵,就在於體驗到我們該追求快樂,避開痛苦」?還是斯多噶學派的「只擔憂能改變的事,對於所有其他事都不該情緒激動」?還是像聖嚴法師說的「面對它,接受它,處理它,放下它」?

這個穿著隆重來看診的病人,好像在用他的盛裝打扮,來教導我這個凡夫俗子,告訴我在瘟疫來襲時,要像他一樣,不要在乎他人的眼光,只需盡情享受自己每一刻的人生,Carpe diem,活在當下。
spank
黃金會員
黃金會員
 
文章: 1405
註冊時間: 2006-06-17 01:28

Re: 有不會背的GRE單字嗎?照過來!我教你!

文章spank » 2020-04-21 15:59

張系國/AI和老年生活

2020-04-21 00:04 聯合報 / 張系國


有人問楊振寧博士他百歲養生祕訣。楊振寧回答說除了他母親的基因好以外,就是日行萬步,這使他頭腦更加敏銳,做科學研究完全不輸年輕人。醫學博士簡坡理談每天步行的功效,認為走路可以激發創意。我個人的小小貢獻就是不但要日行萬步,還鼓勵分身在走路時和本尊腦激盪大聲談話......

1 什麼是人工智慧?

很多科學術語外行人聽不大懂,我們稱之為夾槓(jargon)。這些夾槓大多數和一般人的生活不發生關係。但不時會有少數科學術語滲透進入我們的日常語言,變成無孔不入無所不在的夾槓。

最近有兩個夾槓達到這樣的特殊地位,一個是大數據,另一個就是AI。不論學者專家或市井小民,都言必稱大數據或AI,冷不防就要被這兩個夾槓夾得很疼。而且人云亦云,誰也搞不清楚究竟是什麼意思,聽者也不好糾正或不敢糾正。

改一句林語堂的名言,流行用語就跟女人裙子的長短一樣年年改變,所以或許犯不著糾正。但是既然要談AI和老年生活,不能不先說明我講的AI究竟是什麼意思。

AI是英文Artificial Intelligence這兩個字的第一個字母,所以就是「人工智慧」的縮寫。前一陣台灣首富郭台銘參加國民黨的黨內初選,在扣應節目裡被罵慘了。有位「庶民」打電話進來,大罵郭台銘亂搞什麼AI,害得勞苦大眾越來越窮。如果郭台銘聽到,他也只能啼笑皆非。

那麼,AI究竟是什麼意思呢?

提到AI,不能不聯想到機器人下棋、愛瘋的Siri成為您的好伴侶,或者自動駕駛的汽車等等。所以有人主張正名,不說AI而用 Machine Intelligence,也就是「機器智慧」來代替。

機器智慧的確比較精確,但是當初怎麼會有AI的說法?「人工智慧」的相反詞就是「天然智慧」(Natural Intelligence),所以AI是和天然智慧相對而言。既然人擁有天然智慧,機器的智慧就是人工智慧。

這說法對不對?難道人天生就有智慧嗎?

答案顯然是「不一定!」有的智慧似乎是天生的,例如辨識別人的臉孔,並不需要特別學習。南極的國王企鵝出生下來只要和大企鵝短暫相處,從此就能彼此辨識。可是認字就不然,尤其是中文。機器不懂得認字,人也同樣不懂,必須經過長期的學習。

大多數情況,無論人也好機器也好,都必須慢慢摸索學習才能夠獲得智慧。如果說天然智慧是「生而知之」,那麼人工智慧就是「學而知之」甚至「困而知之」。這樣一步一步慢慢獲得的智慧,才是我說的廣義人工智慧。

所以不僅機器需要有人工智慧,人也一樣需要有人工智慧!

這樣的廣義人工智慧,我稱之為「慢智慧」或者簡稱「慢智」
。這樣的系統,我稱之為「慢智慧系統」或「慢智系統」。慢智系統可以是人所組成,也可以是機器所組成,更有可能是人機共生慢智系統。

理想的人機共生慢智系統,不僅機器的人工智慧不斷增長,人的人工智慧也同樣不斷增長,兩者相得益彰。這樣的慢智系統對老年人的生活會有很大的幫助,這就是今天我想談的主題。

不妨舉個有爭議性的人工愚蠢的例子:現在公路的收費都由機器取代了人。不僅失業率增高,而且被取代的收費員缺乏謀生技能,只好去犯罪,例如去搶銀行。自動系統有時候缺乏彈性、不考慮到自動化的社會成本,造成更多社會問題,更不要說資訊被人掌握。這究竟是人工智慧還是人工愚蠢?

人工智慧,不只是設計機器來解決人的問題,也包括人慢慢改變自己的想法,變成更有智慧的人,和同樣有智慧的機器人合作來解決人的問題。

2 英國人如何死?下流老人的問題

英國人如何死,和我們有什麼關係?

的確沒有什麼太大關係。我們並不關心英國人如何死,正如英國人並不關心台灣人如何死。

但是你知道嗎?絕大多數的英國人是這樣死的(CNN.COM July 2019):

死於醫院 45.4%

死於家中 23.7%

死於安養院 22.5%

其他 8.3%

換句話說,大部分的英國人死在醫院裡,其次是家中,再次是安養院。並不是英國人不想死在家裡,而是大環境如此不得不然。

2019年12月美聯社報導,最近美國學者的研究,發現在2003到2017間美國人在家中死亡的人數由24%上升到31%,在醫院死亡的人數則由40%下降到20%,可見人們的觀念逐漸在改變。

因為全世界的高齡化人口不斷增加,相關的現象就是「孤獨死」也不斷增加。日本的孤獨死,已經達到每小時至少有三個人孤獨死,死了超過兩天都沒有人發現。日本學者上野千鶴子因此提出「助死士」的概念,幫助老人走完最後一程。

台灣的高齡化人口問題和出生率降低有關。你知道嗎?2019年1月到6月台灣有85961人出生,同一時期有88098人死亡。這是死亡人數與新生嬰兒人數首度出現交叉,人口出現負成長!(《中國時報》August 2019)

聯合報新聞網2016年關於「流沙中年」的報導,台灣有230萬的隱形照顧者,必須一邊工作一邊照顧父母,壓力極大。2012年有一部得奧斯卡最佳外語片獎的奧地利電影Amour(《愛‧慕》)敘述在愛人失智的壓力下,丈夫不得不殺死愛妻然後開煤氣自殺。什麼是真愛必須有不同的詮釋。

日本學者藤田孝典提出「下流老人」的概念,即又貧窮又孤獨的老人。(以上有關孤獨死、流沙中年、下流老人的說明引自聯合報部落格Blackjack的文章)

誰來照顧老人?我們不能不想到機器人。機器人不會發脾氣、很有耐心、不會虐待老人。為老人設計的機器人必須是人機共生慢智系統,不僅機器的人工智慧不斷增長,人的人工智慧也同樣不斷增長,這樣的慢智系統對老年人的生活會有很大的幫助,也許可以有助於減少孤獨死、流沙中年、下流老人這些問題。

3 為什麼需要慢智系統?

慢智系統是設計複雜資訊系統的新技術,它並且吻合某些哲學和神學的原則。複雜資訊系統有些共通的特色:它是連接的系統、它從許多來源取得資訊、它擁有知識庫、它可以個性化、它是人機共生的系統、它也是龐大的系統。

有位法國科學家也是神學家德日進,在其名著《人的現象》裡預言未來的龐大連接的系統。德日進認為所有的智慧生物都彼此關聯並且連接成為一個整體,他稱之為能界,由地界、人界和天界所組成。

複雜資訊系統從許多來源取得資訊。我們看現代化的傳感器所構成的網路,正是這樣的複雜資訊系統。現在的社群網路也是另一種複雜資訊系統。而且我們可以把社群網路裡的人看成傳感器。日本科學家做過研究,如果把人當作傳感器可以提前發出地震警訊。不僅如此,還可以利用動物的本能。2019年8月8日台北地震,網路上流傳一張照片。有位台北居民養的8隻貓在地震前10秒前就知道,都抬頭目光像探照燈。

知識庫可以設計用來管理複雜的預警系統。這樣就不會因為人為的錯誤,導致不可挽回的嚴重後果。現在的物件網路可以連接和管理大量的物件,威力強大。所謂的混合智慧系統,就是人機共生的系統。谷歌就是很好的例子。谷歌有上千萬用戶,同時使用上萬個搜尋引擎,是個龐大的系統。

複雜資訊系統這些共通的特色,說明它是變化不居的龐大系統,每個系統又包括許多次級系統(超級包)。每個超級包打開來又是一個系統。就如曇花的葉子落地又長出一株,就是個好例子。這些包包之間,有時又會起了共鳴。這就是操縱學的鼻祖威納大師所說的共振現象。

如何設計這樣的複雜資訊系統?或許慢智系統的新技術能夠提供一些解答。

4 什麼是慢智系統?

慢智系統是能夠不斷提升其表現的一般性系統。

慢智系統第一會嘗試不同的辦法來解決問題,第二會逐步認識自身所處的環境然後據此調整,並且與其他系統共享這些知識,第三它在開始時或許表現不佳,但是隨著時間過去它會逐漸進步。

慢智系統解決問題的途徑不外乎如下的步驟:窮舉、傳播、調適、淘汰、集中。除了這五大步驟,最重要的是慢智系統通常有多個計算循環,包括慢循環和快循環。我們可以用人工神經網路來實踐慢智系統。所以我們不妨把慢智系統看成廣義的人工智慧系統的一種。

下面介紹慢智系統的實例:可調適醫療照顧系統。可調適醫療照顧系統區分開三類空間:看護機器人(大空間),個人生活區(中空間),可穿戴裝置(小空間)。可調適醫療照顧系統區分開三類時間:長期照顧(長時間),短期照顧(中時間),緊急照顧 (短時間)。

我的研發團隊所發展的可調適醫療照顧試驗系統,用的是三星智慧手機,傳感器包括腦波偵測器、語音輸入、影像輸入等。所有的軟件包都用安卓程式語言寫,目的是幫助使用者維持心情的平靜。試驗系統已經可以在三星智慧手機上面運行無礙。

5 慢智系統的親身經驗

先從我自己的經歷說起。從小我就有僵直性關節炎,這是血液遺傳的疾病,因為脊椎炎導致脊椎鈣化。年輕時就常有人讚美我說:「張系國這人很正直。」當然我為人正直沒錯,但是他們主要是說我永遠挺直脊椎,卻不知道我有脊椎鈣化的毛病。

因為脊椎鈣化,醫生早就警告我千萬不要摔跤,不要做激烈運動,免得帶來致命的傷害。2013年我經歷不大不小的車禍,一位醉鬼駕車從後面撞到我搭乘的車。我的脊椎骨震裂了,好在沒有完全震斷。

起先醫生用一個鋼架子把我的頭固定住,希望斷裂的脊椎骨能慢慢養好。我變成科學怪人,非常痛苦,晚上無法入睡。但是隔了一個星期,醫生觀察我的脊椎骨不但沒有養好,反而更彎曲變形。這樣下去,就會永遠直不起腰來。

這位醫生姓李,是韓國人,年輕但十分自信,他的太太是中國人。李醫生建議我開刀,植入一個鈦合金的架子把脊椎骨撐起來。他坦白告訴我,有百分之零點七的機會手術可能失敗,我就會癱瘓。但李醫生說,他動手術到現在還沒有失敗過。我考慮一晚,決定還是動手術。

結果手術成功,不久我就出院。出院那天,接我出院的友人帶我直奔天天見麵小館,立刻叫了一籠小籠包大快朵頤。想不到在麵館碰到李醫生和他全家,我們相對大笑。

但我的脊椎仍然每天疼痛,行走不便。更煩人的是撞我的醉鬼雖然保了險,卻是最陽春的險,保險公司跟我打太極拳,什麼費用都不肯付。我只好自費裝升降椅,這樣才能夠上二樓的書房工作。另外就是找律師打官司告對方。這位律師不錯,和對方保險公司糾纏了半年,對方認賠一大筆錢,我和律師對分。如果只靠自己,恐怕一毛錢拿不到!

雖然我常去醫院做復健,一來醫院的復健科非常擁擠,二來自己開車不方便,復健並沒有太大效果。怎麼辦?我記起李醫生叫我多走路,就給自己設定一個目標,每天無論如何要走一萬步。走路是很溫和的運動,好處是人人都可以做。這樣堅持下去,一個月、兩個月,我的病情大有改善。到現在已經六年,基本上脊椎早已不痛,但是我仍舊堅持日行萬步。

有人問楊振寧博士他百歲養生祕訣。楊振寧回答說除了他母親的基因好以外,就是日行萬步,這使他頭腦更加敏銳,做科學研究完全不輸年輕人。醫學博士簡坡理談每天步行的功效,認為走路可以激發創意。我個人的小小貢獻就是不但要日行萬步,還鼓勵分身在走路時和本尊腦激盪大聲談話。

為了預防老年癡呆,神經學家阿門提倡三保(三寶):每天走路、常聽音樂、服藥健腦。要保持心境愉快,走路時不妨多想和愛人親友共處的快樂時光,因為愛使人振奮。其實愛和恨都使人振奮,所以如果沒人可愛,只要有人可恨就可達到同樣的效果。

另外一個心得(也就是智慧)是一切必須靠自己。我知道我的病沒有人能幫助我,我也不願意依賴別人,所以就自己練習做所有的事情,從洗衣掃地到鋪床燒飯都堅持自己做。從前魯迅有兩句詩:

橫眉冷對千夫指,俯首甘為孺子牛

我改了四個字:

橫眉冷對老闆指,俯首甘為本尊牛

我們都太驕傲了,不肯低頭服侍自己,總要依賴別人做。在想像中我可以把自己一分為二,同一個人既是主也是僕。我可以先變成廚師準備飯菜,然後變成主人享受廚師準備的飯菜,再搖身一變成為僕人清理廚餘。自己的分身做自己的本尊的牛馬,勝過雇人來做,也勝過依賴家人做。

也有許多事情無法完全依靠機器。例如我在樓梯裝了升降椅,但沒想到升降椅的內側是無法使用任何機器裝置清潔的。只有靠自己用抹布慢慢擦。但是一旦接受「俯首甘為本尊牛」的觀念,把這些都看成一種運動,不但不困難,對身體更有好處。

我這個例子看似和人工智慧沒有關係,其實大有關係。因為我自己不斷學習如何適應我的身體的限制。我使用的機器,不管是高科技或低科技的機器,同樣都得適應我的身體的限制。這就是真正的人工智慧!

6 結論

如前所述,我總結一句:人工智慧,不只是設計機器來解決人的問題,也包括人慢慢改變自己的想法,變成更有智慧的人,和機器合作來解決人的問題。對於改善老年人的生活,這個觀點尤其重要,因為我們的著眼點是人,而不是機器。但是從另外一個角度看,老年人工智慧例如慢智系統和慢智機器人帶來的商機無限!

(在2019年8月23日中技社社慶AI研討會的演講)
spank
黃金會員
黃金會員
 
文章: 1405
註冊時間: 2006-06-17 01:28

Re: 有不會背的GRE單字嗎?照過來!我教你!

文章spank » 2020-04-23 09:39

盛治仁/危機時的決定 定義了我們是誰

2020-04-23 00:00 聯合報 / 盛治仁



「這是最好的時代,也是最壞的時代;是智慧的時代,也是愚蠢的時代;是信仰的時代,也是懷疑的時代;是光明的季節,也是黑暗的季節;是充滿希望的春天,也是令人絕望的冬天;我們的前途擁有一切,我們的前途一無所有;我們正走向天堂,我們也走向地獄。」

雙城記開頭的這段經典文字,說明了現實的兩難。貴族的敗壞,相對換來的是革命的殘暴。我們在面對疫情危機時,也面對了許多的兩難,端看我們如何抉擇。危機時的決定,將會定義我們是誰,並決定我們的未來。

持平而論,台灣整體的防疫表現是可圈可點的。官方沉著應戰,指揮若定。民間配合度高,再加上憂患意識強烈,早早就把戴口罩當作全民運動。但政府決策絕對不會只有單一面向。防疫和維持經濟活動之間,如何滾動式地尋求平衡點,是每一個國家都面臨的考驗。例如多國政治領導者皆選擇防疫優先,而美國總統川普則是希望盡早解封恢復經濟活動;另瑞典則以最小規模管制,希望不影響經濟和日常生活。公共政策的抉擇反映不同的價值觀,不一定是絕對的對錯。危機時刻,考驗的是決策者的領導力。

領導者既要面對疫情帶來的生命損失,又要考慮人民的生計和國家經濟實力的保存,有些還需要面對即將到來的選戰考驗。在危難的時候,更能夠看清楚領導人的能力及人格特質。有人臨危不亂,沉著應變;也有領導人輕忽在先,卸責在後。沒有人在決策上可以不犯錯誤,但是有沒有從錯誤中學習,以及決策時的動機,都將會是疫情過後各方檢驗的重點。

不只政治領導者如此,企業領袖也同樣面臨困難的決定。面對疫情來襲影響公司營運,企業家必須在股東和員工之間、高層和基層之間的權益做取捨,先犧牲誰,先照顧誰?就可以看出企業的價值觀。另外更必須做出短中長期因應各種狀況的準備布局。

再者,有些企業願意在艱困時期共體時艱,主動紓解長期合作夥伴的壓力,例如許多願意降租的房東或降低收費的廠商。有這種雪中送炭、量力助人的公司;當然也有獨善其身,一寸不讓的企業。

前英國首相邱吉爾曾經說過,「千萬不要浪費一個好危機(Never let a good crisis go to waste)」。危機怎麼會是好事?當然不是。但是當大家都面臨同一個危機時,能夠做出正面反應的個人、企業或是國家,將有機會在危機中浴火重生。危機時刻,正是能夠建立堅強凝聚力團隊的最佳時機。

台灣因為疫情防範得宜成為學習典範,又有餘力捐口罩給許多國家,已經為我們增加了許多的國際好感與能見度。但是不斷地用廣告強調台灣在幫忙,還要去抨擊沒有具名表達感謝的國家,則是自己又抵消了原來善行的效果,值得國人深思。

這到底是最好的時代,還是最壞的時代,答案就在我們每一天所做的選擇裡。如前所述,危機時的決定,將會定義我們是誰,並決定我們的未來。

(作者為雲品國際董事長)
spank
黃金會員
黃金會員
 
文章: 1405
註冊時間: 2006-06-17 01:28

Re: 有不會背的GRE單字嗎?照過來!我教你!

文章spank » 2020-04-27 13:32

【腦科先生說古今】汪漢澄/酒與癮 2020-04-27

愛酒的古人

在畜牧與農耕還沒有出現之前,遠古時代的人類是以狩獵者與收集者的形式生活著的。他們從大自然中收集的物質,包括果子、根莖、種子等等,最主要當然是作為食物之用。而在食物的供應大體有了保障之後,食物在果腹以外的用途,就漸漸地浮現出來。考古學發現,從西元前七千年左右開始,在中國就已經有了用米、蜂蜜、葡萄、山楂等物品來釀酒飲用的證據,後來在世界其他地區,也陸陸續續出現了類似的技術。

從歷史的種種跡象看來,酒精打從一出現開始,人類就跟它一拍即合,愛不釋手。治病也要用酒,祭祀也要用酒,國家大典也要用酒,婚喪喜慶、私人歡會當然更要用酒,中外皆然。在古代,一場沒有酒的聚會,可能就像一場沒有錢的賭局一樣奇怪。

古代的希臘,最風行的聚會方式就是大家飽餐一頓之後,一邊喝酒,一邊討論些愉快的哲學問題,人生奧祕,有時還有歌舞助興,十分的開心。古字根「syn-」是「一同」,而「-posis」是「喝酒」,因此古希臘人的愉悅酒會,為我們留下一個字「symposium」(研討會或座談會),直接翻譯就該是「一起喝酒」、「共飲」的意思。所以呢,我們今天舉辦任何的研討會或座談會,若是沒有準備酒喝,就是背離了古希臘先賢的傳統。

在中國更不用說了。李白的〈春夜宴桃李園序〉:「開瓊筵以坐花,飛羽觴而醉月。不有佳作,何伸雅懷?如詩不成,罰依金谷酒數。」大家賞花賞月,喝酒助興不算,誰做不出詩來,還得喝更多的酒。王羲之的〈蘭亭集序〉:「又有清流激湍,映帶左右。引以為流觴曲水,列坐其次,雖無絲竹管弦之盛,一觴一詠,亦足以暢敘幽情。」這更酷,顯然是個喝酒的流水席,酒杯漂到誰身前誰就喝,搞不好是「迴轉壽司」的濫觴。

喝酒樂則樂矣,但古人對酒的評價,實則持有正反兩端。對酒的負面看法,大多不來自於酒的本身,而來自於人對酒的濫用。兩千多年前的《尚書》中有篇〈酒誥〉,裡面就說(白話):「上天旨意,咱們的臣民只可以在大祭時飲酒,上天若是降下懲罰,若是我們的臣民犯上作亂,喪失道德,都是因為酗酒造成的。那些諸侯國的滅亡,沒有哪個不是由於飲酒過度而導致的。」古希臘哲人也相信,喝酒過量會引來某些惡靈控制人的身體,讓他做出種種離譜的行徑。而各個宗教的教條,不論是佛教、《聖經》還是《可蘭經》,也都諄諄告誡飲酒之害。

飲酒之害,不在於酒本身,而在於人對酒產生的依賴,也就是「酒癮」。上癮的症狀之一,就是因應渴求的增強,而去尋求更快速滿足的方法。蒸餾酒的技術,就是這樣產生的。

傳統天然釀造的酒類,例如啤酒與葡萄酒,酒精成分只有百分之幾到百分之十幾,要喝很多才醉得了。「李白斗酒詩百篇」,一斗是十升,古代的升比較小,打個折,就算它一斗只有今天的三、四升好了,要是金門高粱或威士忌那等烈酒,李白一次喝一斗,當場暴斃比較有可能,哪還能做得出詩來?還好,唐朝還不會做蒸餾酒,李白只喝得到淡酒。北宋好漢武松所造訪的景陽崗小飯館,標榜「三碗不過崗」,這顯然是吹牛,因為照理說彼時蒸餾酒還沒有出現,哪兒來的三碗就能放倒大漢的烈酒?果不其然,武松喝了十八碗都還沒事。

酒的蒸餾技術,在中國約莫出現在南宋,可能是從西方傳入的。蒸餾酒的酒精含量高得多,可到達百分之好幾十。酒精成分遠高於天然發酵酒,唯一的好處就是醉得快。這證明酒徒喝酒的目標,已經慢慢地由開心享受轉向了快速解癮。

酒癮的腦科學

中西古人都把酒精的成癮濫用,以及它所伴隨的身體傷害與社會困擾,視為一種個人的道德缺陷,是由於意志不堅而造成的,這不免隔靴搔癢。比方說晉代的酒鬼劉伶,他老婆把酒丟掉,把酒器毀了,哭哭啼啼地懇求他:「君酒太過,非攝生之道,必宜斷之。」結果非但沒效,還換來劉伶如此回應:「天生劉伶,以酒為名。一飲一斛,五斗解酲。婦人之言,慎不可聽。」這就表示劉伶夫人以及其他古人都太天真了,又沒有學過腦科學,所以不了解酒癮的本質。

西方大約從十七世紀開始,就有醫師用醫學的角度來理解酒癮的問題。例如鼎鼎大名的荷蘭醫師尼古拉斯·杜爾(Nicolaes Tulp,1593-1674)就是其中一位,此人就是大師林布蘭(Rembrandt Harmenszoon van Rijn,1606-1669)的名畫〈尼古拉斯·杜爾醫師的解剖課〉上的男主角。杜爾主張,一個人會逐漸沉迷於酒精而不可自拔,其實是一種疾病,而非前人所認為的罪惡或道德缺陷,為它提出了醫學的解釋。

十九世紀後半到二十世紀初的德國精神科醫師埃米爾·克雷佩林(Emil Kraepelin,1856-1926),被認為是現代的科學化精神醫學的奠基者。他特別強調生物以及基因因素在精神疾病中所扮演的角色,他對酒癮的看法,也是把它視為一種身體的疾病,而非心理的扭曲,必須要從生理的角度來尋求它的成因與解決之道。

這幾位先驅固然真知灼見,但是在他們的時代,並沒有足夠的研究工具來證實自己的理論。然而從他們有這個想法到現在,腦科學已經有了長足的進步,使用的動物實驗方法以及腦影像技術也是一日千里。今天我們對於包括酒癮在內的物質成癮現象,已經有了相當程度的了解。

人類與其他動物的腦中,有一個所謂的「獎賞迴路」,學名叫「中腦皮質多巴胺神經徑路」(mesocortical dopamine system),它的功能是趨利,就是讓生物體在嘗到「甜頭」(比方說美食、性、賭博贏錢、喝酒帶來的愉悅等等)時產生「爽」的感覺。與這個獎賞迴路相抗衡的,有另一個「懲罰迴路」,它的功用則是避害,會在某些外界的刺激或行為導致對這個生物體有害的後果時,壓低獎賞迴路的「爽感」,提升這個生物體的警覺,減少牠對於上述刺激或行為的需求。這種「獎賞迴路」與「懲罰迴路」的協作,成功地讓我們尋求利益,遠離禍患,物種得以長治久安,綿延不絕。

問題在於,對這個獎賞迴路反覆過度的刺激,會從根本上打破我們腦內那個微妙的平衡。比方毒品或酒精,剛開始接觸一次兩次時,它們只激發起大腦短暫的快感,談不上成癮。但若是反覆刺激並且一直提高劑量的話,這些物質就會修改,扭曲我們原本的腦內迴路,大大地提高「獎賞迴路」對這些物質的渴望,同時大大地壓低「懲罰迴路」對其後果的警覺。只要暴露的時間夠長、量夠大,這個人就會變得不斷地渴求此物,無所不用其極,卻對它帶來的任何負面影響視而不見。
換句話說,酒癮或其他的各種癮,並非一種想改就能改的行為模式,而是一種自己無法控制的大腦質變。

美酒是大自然的恩賜,整體來說對人類利大於弊,它的危害從「癮」開始。癮的發生,往往是逐步漸進,隱而不顯的。從看似正常的樂在其中,演變成小小的行為偏差,再進而轉化為積重難返的大腦改變。在酒以及其他娛樂用物質盛行並且容易取得的當代,我們了解物質成癮的原理,牢記趨利而避害,無疑才是放心享樂前的先決條件。
spank
黃金會員
黃金會員
 
文章: 1405
註冊時間: 2006-06-17 01:28

Re: 有不會背的GRE單字嗎?照過來!我教你!

文章spank » 2020-04-27 15:03

【腦科先生說古今】汪漢澄/失憶症二三事

故事裡的失憶症
清代人編的笑話書《笑林廣記》中,有一則笑話是這樣的:

有個人帶著刀往竹園中砍竹子,到了竹園突然腹痛,就急忙放下刀子,在園中拉大便。拉到一半忽然抬頭看看,說:「我家裡正要用竹子,怎麼剛好有那麼多竹子?可惜沒有帶刀來。」方便完後,看到地上有把刀,很高興地說:「天隨人願,不知誰把刀掉在這裡了。」剛拿起刀選好竹子要砍,看到地上一坨大便,忍不住大罵:「哪個混蛋隨地大便,害得我差點踩上去了!」

這人過陣子回到家,徘徊在門外,猶疑地說:「這裡是誰的家啊?」他妻子出來見到,知道他又忘了,就開口大罵。他委屈地說:「這位娘子看起來有點面熟,只是我不曾得罪妳,怎麼開口就罵人?」

一般人看完這故事,可能笑笑就過去了。神經科醫師看到這故事,想到的事可多著呢。比方說,記憶可以大分為兩類,一類是「短期記憶」(short-term memory),就是針對當即發生的事產生的記憶,只能持續短短的時間。另一類是「長期記憶」(long-term memory),則是深深儲存在我們的大腦,長達數年甚至一生的記憶。要想把短期記憶轉化成長期記憶,我們的大腦就必須完成「鞏固」(consolidation)的工作,而要想把深藏的長期記憶拿出來用,我們的大腦就必須完成「提取」(retrieval)的工作。

醫師想要測病人的短期記憶時,通常會講三個互不相干,詞性相異的詞,例如「紅色,快樂,腳踏車」讓他記,然後做其他的事,過幾分鐘再請他複誦剛才那三件東西(如果醫生自己還記得要問的話)。而想要測試病人的長期記憶,則會問一些他個人的資料,例如高中讀哪個學校,家裡的地址電話等等。

笑話中的那位仁兄,剛剛才看到的竹子,剛剛才放下的刀,剛剛才拉出的屎,馬上就不復知曉,他的「短期記憶」或「鞏固」顯然是有問題的。而自己住了多年的家、相識多年的妻子都能忘記,那麼「長期記憶」必然也很差。總而言之,問題很大。

可是如果是這樣的話,他當初又怎麼會記得走到竹園,後來又怎麼會記得家在哪兒呢?有沒有可能,他的失憶是暫時性的,是位「暫時性全面性失憶症」(transient global amnesia)的患者,或者當時其實是「顳葉癲癇」(temporal lobe seizure)發作了呢?抑或故事後半段的情節,根本就是因為他不想回家,不想看到妻子,所才以產生了「心理性失憶」(psychogenic amnesia)呢?

失憶症的症狀,讓人覺得驚奇,而失憶症造成的後果,又充滿了可能的變數,所以在寫小說、編劇的時候特別的好用。隨便舉個例子,2004年的美國電影《我的失憶女友》中,女主角因為車禍造成了嚴重的失憶症,每一天醒來,都記不得前一天的任何事情。所以,愛上了她的男主角,每天都必須把他們的愛情重來一次。這電影情節浪漫到不行,但必然有很多觀眾覺得設定太唬爛:「世上哪會有這種失憶症?」不過,別那麼有把握。

醫學史上的失憶症
十九世紀的英國醫生羅勃·鄧恩(Robert Dunn,1799-1877),可能是醫學史上第一位詳細描述失憶症病例的醫師。他在1845年報告一名病患,是一位年輕女性,因為溺水而造成了腦缺氧以及癲癇。在其後的一年時間裡,她的每一天,對她來說都是嶄新的一天,因□她完全沒有前一天的記憶。但是在這段期間,她還能學會做衣服,只要每天都提醒她前一天做到哪裡就好。這個特異的現象,後來被當成例證,說明記憶不是那麼單一的功能,起碼那種「習慣成自然」的記憶,與接觸新事物的當即記憶相比,是更禁得起考驗的。

我們不知道,《我的失憶女友》的編劇,有沒有看過鄧恩醫師的論文,但是這件事告訴我們,大腦的世界無奇不有,真實案例的精采,有時並不遜於虛構的故事。

記憶是大腦功能當中非常微妙的一塊,醫師與科學家們,一直到現在都還沒完全了解其中奧妙。醫學史上最出名的失憶患者,是美國的亨利·古斯塔夫·莫萊森(Henry Gustav Molaison,1926-2008),文獻上都以 H.M.這縮寫來稱呼他。這位「職業病人」,對增進神經科學界對記憶的了解,具有無比的貢獻。

H.M.因為罹患了頑強型癲癇症,於二十七歲時接受了著名神經外科醫師威廉·畢雪·史可維爾(William Beecher Scoville,1906-1984)醫生的腦部手術,切除了兩邊的內側前顳葉。手術雖然幫助控制了他的癲癇症,卻為他帶來失憶的後遺症。從1957年開始,H.M.就住在一所看護中心,不斷地接受學界對他的研究,直至2008年他去世為止。

手術後,他的性格沒有改變,智商也沒有退步,但是他完全喪失了「形成新的記憶」的能力。換句話說,他記得兒時的經歷,也記得多年前生命中發生過的小事,但是他不記得上一餐吃的是什麼,甚至吃過了沒有,所以有時候會再吃一次。每一天醫生來檢查他時,都要重新自我介紹一次,因為他已經完全不記得自己前一天見過這位醫生。他會重複一遍又一遍地看同一部電視上播的電影,每一次都以為自己是第一次看。由於他對腦科學的重大貢獻,H.M.後來變得非常出名,但是每次都需要別人重新告訴他一次,他才又重新知道自己原來是名人。

H.M.被切掉的那塊腦顳葉,主要是被稱為「海馬迴」(hippocampus)的構造。Hippocampus這字由希臘文hippokampos而來,hippokampos是替海神波塞冬(Poseidon)拉車的海怪,前半身像馬,後半身像魚。我們腦中的這個海馬迴,還有在海洋中游來游去的可愛小海馬,都是因為形狀像這傳說中的海怪而得名。

H.M.的事件之前,人們普遍認為記憶是一種單一功能,散布在大腦各處。從H.M.開始,腦科學家才發現,原來負責短期記憶與長期記憶的地方是不同的。海馬迴對於形成短期記憶,以及將它鞏固成長期記憶,是決定性的角色。沒有鞏固過的短期記憶,很快就會自動消亡,但長期記憶一旦形成,則會儲存在廣泛的大腦各處,就不會那麼容易消失了。如果一個人像H.M.一樣沒有了海馬迴,或海馬迴受到疾病侵襲,他就很難形成新的記憶,但之前已經存在的長期記憶則不受影響。

著名的阿茲海默症在早期就是如此,因為它最早期的病變,就發生在海馬迴。我們常常聽到,早期阿茲海默症患者的家屬告訴我們:「跟他說什麼,他馬上講馬上忘,但古早的那些小事,他倒記得一清二楚!」就是因為如此。但當阿茲海默症到了後期,病變已經瀰漫到整個大腦以後,古早的事也會慢慢記不清了。

我們用記憶來定義我們自己。仔細想想,人生一切俱是身外之物,只有記憶屬於自己。我們一生的滿足遺憾,夢幻悲喜,最後都只剩下記憶。如果沒有了記憶,「自己」這兩字豈還有任何意義?或許,所謂的天堂與地獄,指的並不是我們的生命終了之後,還能去到什麼樣的地方,而是我們生命終了之前,總共累積了什麼樣的記憶。那麼,我們是不是更應該善用自己的大腦,把活著的每一天,都用來創造並鞏固更豐盛美好的記憶?
spank
黃金會員
黃金會員
 
文章: 1405
註冊時間: 2006-06-17 01:28

上一頁下一頁

回到 GRE 討論區

誰在線上

正在瀏覽這個版面的使用者:沒有註冊會員 和 5 位訪客

cron